RSS订阅 微信订阅
RSS订阅
复制 关闭

麻辣财经:诺奖“接地气”,该睡就睡、想花就花

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  

2017-10-12 12:05

麻辣财经

今年的诺贝尔奖一大亮点,就是特别“接地气”,令广大群众喜闻乐见、津津乐道。大街小巷、大爷大妈们,都能热聊一番诺奖最新研究成果,这可跟往年的情景大不相同。

“生物钟”“心理账户”,这个真的有

“还没睡?10公里白跑啦!”微信,朋友发来关切的提醒。

“早点睡!作业明天再补!”灯下,妈妈唠叨熬夜的孩子。

最近一段时间,笔者周围好些个“夜猫子”都调整了作息时间,表示不敢再拿生命开玩笑,将认真对待早睡早起这件事。

10月2日,2017年诺贝尔医学奖揭晓,“生物钟”以获得世界最高科学奖项肯定的方式,被认可为地球生命活动的“铁律”。

“很多年来,我们一直知道所有的生命体,包括人类在内,都有一个内部的生物钟,来让他们适应昼夜变换,并找到生命的节奏。但这个生物钟到底是如何工作的?”按诺贝尔官方新闻所述,获奖的三位科学家找到了生物钟的秘密,并解释了其工作原理。他们的研究成果解释了植物、动物以及人类是如何适应这种生物节律,并同时与地球的自转保持同步。

一个人昼夜颠倒、作息失常,久而久之一定会疲乏、生病。对普通人来说,这是经验和常识。对科学家们来说,则是在“细胞核”“基因”“蛋白质编码”层面进行千百次实验的结果,结论、数据无可辩驳——生物钟在一天之中的不同时段,对我们的生理功能进行着非常精准的调节,例如行为、激素水平、睡眠情况、体温,以及新陈代谢等。当我们所处的外部环境于我们体内的生物钟出现不匹配的情况时,身体会马上反应出不适。如果我们的生活方式与生物钟开始出现偏差时,罹患各种疾病的风险也会随之增加。

讲真,即使对医学“小白”,上述表述也足够通俗易懂。从青霉素、青蒿素、磺胺、胰岛素,到今天的“生物钟”,百年来,跟其他诺奖奖项比,诺贝尔医学奖是离普罗大众生活最近、最接地气的一个。每一个获奖者,都是拯救了无数人生命的天使。今年的医学奖更是借助新媒体,被翻译成有温度的贴士:“对的时候,做对的事”“好好睡觉,否则你会变笨变丑哦”……

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,颁给了美国的理查德·塞勒教授,他的研究成果“行为经济学”同样通俗易懂,引起了社会公众的广泛兴趣。

比如,200元一张的音乐会门票丢了,你还会再买票去听吗?大多数人的回答是:“肯定不会,那不相当于花400元听一场音乐会了?多窝火啊!”

还有,你家门口鸡蛋6元钱一斤,而隔壁那条街卖3元一斤,你会在家门口买吗?这个不用麻辣姐说,邻居大妈就抢答了:“肯定不会,价钱差了一倍我干嘛不多走几步?我傻啊我!”

不过,如果是买一条电热毯,家门口超市一条卖203元,隔壁那条街上一条200元,可能很多人就会说差不了几个钱,就不来回跑了。

同样是省3元钱,但人们的感觉和选择则截然不同。理查德·塞勒教授的成功之处,就是把心理学引入经济学,研究出人们的消费行为并不完全是理性的,而是有很多个看不见的“心理账户”,哪笔钱该不该花,花得值不值,人们的判断都跟这个账户有关。

“这么多年咱就是这么过来的,没想到这里面还有大学问,研究这个还能得诺贝尔奖?”是啊,有的时候科学就是一层窗户纸,一点就透。万有引力定律深奥复杂,可一说苹果从树上掉下来、月亮围着地球转,老百姓一下子就懂了。只是那个“点破”窗户纸的一指神功,非旦夕可成,令人膜拜。

用好“诺奖”成果,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更高效更健康

“生物钟”在科技圣殿脆生生作响,有个人群特别兴奋——“中医粉”们。

麻辣姐一位酷爱中医的朋友在奖项颁布当天就犀利地指出——我们的祖先在几千年前就认识到天人互动的节律问题。从360年的大周期、60年的中周期,到年、季、月、日和每个时辰,都有天人相应的规律可循。

比如中医学理论的核心概念之一“五运六气”,讲求风、火、热、湿、燥、寒六种气候,生、长、化、收、藏五个基本时态以及与之对应的木、火、土、金、水“五行”,都是在探讨自然变化的周期性规律及其对人体健康和疾病影响。

一直以来,中医还强调“顺时养生”的重要性。四季中,春养肝、夏养心、长夏养脾、秋养肺、冬养肾;十二时辰里,也要注重五脏六腑以及经络的作息规律,比如:丑时是1点到3点的时候,是肝经当值,应早睡、忌饮酒;巳时是9到11点,是脾经值班,脾经是主运化水谷精微,这个时候人体的营养得到充分吸收,精力充沛、适合工作学习……

可见,中医提倡的顺时养生与现代医学“生物钟”的研究不谋而合。以往,很多人批评中医理论是“哲学”“玄学”,是臆造之作,现在,外国科学家在基因层面证实了“天人感应”的科学性,一定程度上佐证了中医理论的合理性。

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,发现哲学家正在那里微笑着等待他们。在中国软实力、硬实力都不断进步的今天,我们有责任利用现代科学,将老祖宗的传下来的宝贝发扬光大。

“生物钟”也好,消费“心理账户”也好,这些成果获奖,不光是百姓健康和生活层面的问题,它们还有着重要的经济学与社会学意义。

就行为经济学而言,小到日常消费、大到经济决策,可能都存在非理性现象。当年英国闹脱欧时,理查德·塞勒教授认为,这各国闹脱欧就跟夫妻气头上闹离婚差不多,不管代价多大,先离了再说。这样的不理性,带来的后果就是“黑天鹅”。关系到国家利益的大经济行为,还得“理性+慎重”,真不能意气用事呀!

“生物钟”概念也有很大的市场开发空间。比如家居产品设计,应充分考虑的人体节律需要,在光线、噪音等方面给出更科学的标准,既符合人的健康需求,又避免不必要的能耗。再如,一些药品、保健品,应该对服用时间和剂量做出更精当的规定,促进有效养分被充分吸收,并控制副作用,等等。

在社会管理方面,现在很多小学、中学早上7点钟就开始上自习,孩子们起得太早吃不下饭,迷迷糊糊去学校,中午也没有午睡时间。而下午 5、6点钟的时候,很多学生仍然脑力激荡、思维活跃,却因为肚子饿或不得不离校,加入拥挤的晚高峰。我们的学校和企事业单位是否应该根据生物钟,调整作息时间,做到对人自身体能和社会交通等共资源的“高效低耗”式使用呢?

在生产工作方面,既然科学证明熬夜对人体损害巨大,那么对那些不得不上夜班的工种和岗位,就应该在薪资以及体检等福利上加大倾斜力度,并将这一制度细化、刚性落实。麻辣姐的单位有很多编辑老师常年昼夜颠倒,但是夜班补贴很大程度只是鼓励意义居多,与他们在健康上的付出,并不匹配。(人民日报中央厨房·麻辣财经工作室 李丽辉 曲哲涵)

责编:陈婉昭

展开全文

关键字